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通辽旅游 > 资讯杂谈 > 正文

通辽一神勇卧底9天破毒案

发布日期:2017-1-4 下午 06:33:14 浏览:27

不久前,内蒙古通辽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打破了一个刚刚结成的贩毒网络。从接到举报到派出卧底,从接近毒贩到对嫌疑人突审使其交代,我公安干警只用了短短9天的时间。

精心挑选派出卧底

20xx年x月x日,有人向通辽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举报:科区居民马文祥在其妹马文丽所开的小旅店贩卖毒品。

为了探其虚实,通辽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决定卧底侦查。这种深入虎穴的侦查手段,该支队还是首次使用,因此市局分管局长和禁毒支队长对这次行动都非常重视。经对再三挑选,大家把卧底人选集中在民警晓东身上。晓东是禁毒支队的优秀侦察员,不被本市乃至毗邻地区毒道上人所熟悉,便于乔装打入不至于暴露;同时他有与犯罪嫌疑人斗智斗勇的心理素质和侦查经验。

于是,禁毒支队民警分头调取马文祥、马文丽的户籍资料,开始秘密了解两人的情况。结果显示,他们的父母早逝,马文祥已与前妻离婚,现在就兄妹二人。马文祥几年前在霍林郭勒市给别人开大车,由于嗜赌如命,所挣的钱都赴之麻坛。时下他穷困潦倒,靠帮着妹妹照看生意挣些工资。鉴于马文祥身世凄苦,专案组决定让晓东以与其相同的身世贴近,进行守候监控、全面观察。

“相同身世”贴近毒贩

接到举报的当晚,晓东便迅速开始了卧底生涯。他持临时身份证以外地旅客身份入住了该旅店,以通辽市内朋友答应给他活干,在这里等朋友为由小住下来。晓东住下后,开始主动与马文祥搭讪,递烟、邀酒、聊天,很快拉近了距离。6天后的晚上,晓东又在旅店与马文祥饮酒,酒至酣处,晓东倾诉了自己的身世和目前等着朋友给活干的窘境。马文祥为晓东与其相同的身世和遭遇而产生了一见如故之感,二人交情迅速升温,加上晓东大方、耿直,马文祥对其完全放松了警惕。

次日,两人又去喝酒,在马文祥送晓东回房间的路上,晓东佯装踉踉跄跄地迈着步子,亲热地将手搭在马文祥肩上,神秘兮兮地说道:“我这朋友不在通辽,他准是又寻摸麻古去了,害得我在这傻等。”闻此,马文祥一惊,用狡黠的目光打量着晓东,看不像有诈,便说:“你让他找我呀,买麻古我有路子。”晓东顿时为之一振,假装动情地回答:“那真求之不得,我正想少买点给他送礼呢!”当晚,马文祥便背着晓东从他的上家张琴手中,以每粒麻古80元的价格购得20粒,又以每粒麻古100元的价格卖给了晓东。

晓东很快将毒品转交给禁毒支队,在被确认是毒品后,禁毒支队综合晓东提供的情况分析认为,既然只看到马文祥出货,却没看到进货,显然还有上家,因此亟待循线追踪。基于这一判断,支队指示晓东一是大量购进,诱马文祥上钩交易,达到人赃俱获的初战胜利;二是注意了解马文祥的关系人和活动情况,咬住涉毒线索,找出上家,斩断毒源,达到毁网断线、一网打尽的最佳效果。

按照这一要求,又过了两天,晓东笑嘻嘻地告诉马文祥:“我朋友说了,这个货色很好,他要按每粒100元的价格大量购进,但交易地点必须安全。”马文祥顿时喜形于色,当即与张琴联系,但张说只有400粒。禁毒支队接到信息后,当即筹借4万元,派民警送给晓东,并转告他已经在威士大酒店、市宾馆、新世纪宾馆进行了布哨接应,尽可能在这几处安排交易。

斗智斗勇一网打尽

次日上午9时,马文祥将第一次交易地点定在威士大酒店,随后又临时改到市宾馆101客房交易。这时一直跟在后面的侦查员见马文祥乘坐的出租车驶进市宾馆,便通知在这里的侦查员接应。

马文祥与晓东一进101客房,马文祥便将房门上了锁。晓东见状漫不经心、不动声色,大大咧咧地对他说:“以后你也给我点利润,让我也挣点,否则这么一惊一乍地担风险,真不划算。”说着径直走进了卫生间,调好了手机上的呼叫用户,并将左手大拇指按在了发射键上,握在手里。在出来时趁马文祥不备,晓东悄然将门划打开虚掩,给战友进入打开了通道。

这时马文祥问道,“钱带来了吗?”早有准备的晓东打开挎包,崭新的4捆百元钞票露了出来。马文祥搭一眼,好不惬意,从兜里掏出4袋麻古放在床上,晓东斜身坐在床上,一边用右手查着麻古数量,一边用左手发出了暗号。躲在门外的4名侦查员旋风般一拥而入,马文祥束手就擒,400粒麻古被悉数缴获。

人赃俱获,马文祥的额头沁出了汗液,脸色黑紫,不断抽搐。他知道此时负隅顽抗、侥幸心理都是徒劳的,便供出了上家张琴,并按照侦查员的旨意给她拨打了手机:“大姐(实际张比马年龄大),药卖了,你来取钱啊。”张琴说:“你送来吧。”侦查员随之在张琴家中将其抓获。

循循善诱突审告捷

抓获工作进展顺利,突审工作却进展艰难。已经进行了2个小时,张琴要么一推百了,要么缄口不语。侦查员举出:“你刚跟马文祥通完话,让给你送钱来。”她说:“他欠我打麻将输的钱。”任凭马文祥与其对质,张琴就是不承认。见状,侦查员不疾不徐,从其从业到其嗜好,从其本人到其孩子,对其开展了人生教育、责任教育、法律教育……最后侦查员说:“你不回答,那我来告诉你,你昨天不也卖给马文祥20粒麻古了吗?”机智的侦查员故意点了她一下,打乱了她心理平衡和稳定状态,只见张琴脸色煞白。思前想后又缄默片刻,张琴交代了。

原来,她的上家是河北省的老甲,这是她在通辽不夜城开歌厅时结识的。当时老甲时常去歌厅,不断捧场,旨在通过张琴在歌厅销点货。因此老甲对张琴请吃请喝,给钱给物,出手阔绰。两人很快由陌路变成朋友,到张琴发现老甲贩毒前,她早已经对他投怀送抱,从精神上、物质上完全缴械,甘心做老甲的马仔。直到挑了歌厅,开起超市,张琴越发把贩毒作为接济生活、驰骋麻坛的资金来源。在赌场上相识马文祥后,张琴有意将其发展为下家,择机向南来北往的旅客出售。

但是老甲历来生性狡诈、性格多疑,就自己的自然情况,对张琴始终讳莫如深。这也给警方抓捕老甲留下了遗憾和伏笔。

至此,一个刚刚结成的贩毒网络,在仅仅9天的卧底侦查后就被毁网断线。禁毒支队缴获麻古419粒。张琴被判8年、马文祥被判4年。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《通辽一神勇卧底9天破毒案》相关参考资料:
通辽行政区划代码 、常德警方破制毒案、通辽科区、通辽科尔沁、通辽 打砸抢、通辽 债务危机、通辽 骚乱、通辽 非法集资、通辽 调查、通辽 违约

最新资讯杂谈

欢迎咨询
返回顶部